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
新上市药品强敌环伺 复星医药市值与头部拉开差距

2020年09月27日 09:17   来源:《投资者网》   蔡俊

  复星医药(600196.SH)的市值,走到了十字路口。

  9月15日,上海医保局公告,复星医药旗下子公司复宏汉霖研发的曲妥珠单抗,正式纳入当地医保,参保个人标准670元/瓶(150mg)。当月,复宏汉霖还宣布提交贝伐珠单抗的上市申请,国家药监局已经受理——复宏汉霖是复星医药最受关注的子公司。

  1994年,郭广昌创立复星医药,通过一系列并购重组、内生孵化等运作,逐渐将其打造为一个覆盖药品、器械、服务等全产业链的医药集团。

  不过,复星医药的市值始终与其地位不甚匹配。当业绩相当的恒瑞医药市值突破4000亿元时,复星医药才过1000亿关口。

  资本市场评判的标准,取决于复宏汉霖的创新药能到达什么高度。其新药纳入医保,在强敌环伺的国内市场能否突围而出,复星医药的市值能否追赶头部,还有待观察。

  与头部公司市值渐行渐远

  作为一家产业链全覆盖的集团,放眼资本市场能与复星医药对标的,也仅有头部公司恒瑞医药。

  今年上半年,复星医药营业收入140.28亿元,同比下降1.02%,净利润17.1亿元,同比增长13.1%。恒瑞医药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、26.6亿元,同比增长12.79%、10.34%。

  不过,尽管两家巨头业绩规模相当,但市值上,复星医药与恒瑞医药的差距渐行渐远。截至今年9月24日,恒瑞医药与复星医药的总市值分别为4662.51亿元、1318.61亿元。而在2017年底,恒瑞医药与复星医药的市值还分别是1943.1亿元、895亿元。

  资本市场用脚投票,恒瑞医药因频出爆款创新药,被机构追捧;相反,复星医药创新药的研发能力,因进度迟缓,受关注度远低于恒瑞医药。

  药品是复星医药的生命线。根据今年半年报,复星医药的药品、器械、服务等三大板块分别实现收入100.02亿元、26.41亿元、13.6亿元,各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1.3%、18.3%、9.69%。

  药品板块里,复星医药又分为仿制药、创新药等两大平台。仿制药囊括了江苏万邦、重庆药友、奥鸿药业、印度Gland等公司,创新药包括复宏汉霖、复星凯特、重庆复创、复星弘创等公司。

  仿制药无论研发还是营销,成本不会太高,子公司通过集采竞标拿到订单,产生可观的收入。创新药则相反,有“吞金兽”之称,研发费用高且周期长,但药品一旦上市并进入医保,不仅创造的收入远高于仿制药,其价值也更被机构看重,甚至能左右上市公司的估值。

  今年上半年,复星医药研发总费用12.04亿元,同比增长41.81%;其中药品研发就占10.59亿元,同比增加46.27%;而药品研发最大的开支,当属子公司复宏汉霖,其研发费用高达7.57亿元,同比增加30.17%。

  复宏汉霖成了复星医药整体估值的关键,其创新药的研发进度与上市药品的市场表现,牵动着资本的神经。

  复宏汉霖强敌环伺

  复宏汉霖,复星医药王冠上最大的一颗明珠。其耀眼之处并非盈利能力(到目前为止,复宏汉霖还未实现盈利),而是这家公司承担集团创新药的研发,在国内医药界已成为“网红”药厂。

  2019年,复宏汉霖挂牌港交所,并于今年4月宣布启动科创板上市辅导,保荐人为中金公司。根据今年半年报,复宏汉霖2款药品国内上市,1款药品获上市申请受理,另有超过30个款药品在临床试验中。

  2款上市药品,分别为利妥昔单抗、曲妥珠单抗,对应商品名为汉利康、汉曲优;1款申请上市药品,为贝伐珠单抗。

  3款药品均属单抗领域,专治各类癌症。巧合的是,这3款药品也是罗氏制药的王牌产品,且国内上市多年,被誉为三驾马车。换言之,复宏汉霖将与罗氏制药进行单抗领域的直接对抗。

  因为曲妥珠单抗的上市获批时间为今年8月,因此复宏汉霖报告期内业绩的贡献来源,还是去年上市的汉利康。今年上半年,复宏汉霖营业收入为1.1亿元,净利润为-4.48亿元。虽然罗氏制药未在同期报告给出同类药品美罗华在华的具体销售额,但提到美罗华在中国市场受到很大冲击,今年上半年销售额同比下降12%。

  这一仗,复宏汉霖采取价格战策略。丁香园数据库显示,复宏汉霖的汉利康单价为1398元/支,罗氏制药同剂量的美罗华,售价为2294.44元/支。

  初战业绩尚可,但外资药厂在华打价格战时,向来是被动一方。真正考验复宏汉霖的,还是汉曲优与等待获批上市的贝伐珠单抗,如何在国内市场立足。

  以贝伐珠单抗为例,据普华有策咨询公司估算,该药品去年的国内市场规模超30亿元,目前上市同款品种的药厂有罗氏制药、齐鲁制药、信达生物,同剂量药品价格分别为1500元/支、1198元/支、1188元/支。留给复宏汉霖打价格战的空间,并不大。

  更何况,复宏汉霖在复星医药的版图里是明星,但与“网红”生物制药公司相比,竞争力谈不上顶级。

  比如同样港交所上市的信达生物,与复宏汉霖同样聚焦单抗赛道,目前同样拥有两款上市药品,其中1款药品在今年6月底获批上市,因此今年上半年同样靠单一药品贡献利润。报告期内,信达生物实现营业收入9.84亿元,对比复宏汉霖的1.1亿元,两家业绩差距明显。

  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复宏汉霖的科创板IPO进度,与上市药品的市场竞争力,向复星医药求证,截至发稿日,对方未予置评。

  仿制药子公司高商誉

  创新药前途未卜,但复星医药的仿制药,还是能带来稳定的收入,反哺创新药研发。

  根据今年半年报,复星医药的药品板块营业收入100.01亿元,同比下降8.11%。由于创新药还在烧钱阶段,复宏汉霖也尚未盈利,因此营收的大任落在仿制药身上。

  江苏万邦、重庆药友、奥鸿药业、印度Gland等4家主营仿制药的子公司,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达28.49亿元、24.33亿元、6.02亿元、14.77亿元。从趋势看,复星医药的仿制药板块,表现依旧稳定。

  今年8月,江苏万邦在全国第三轮集采中,3款竞标药品全部中标。海通证券曾推测,一款集采中标药品,能带来2500万元的平均净利润。2019年,江苏万邦实现净利润6.54亿元,集采对业绩的提升,还会释放。

  另一家板块内受关注的子公司印度Gland,2017年复星医药以10.91亿美元收购其74%股权,是当时国内药企最大的海外并购。印度Gland的价值,体现在拥有全球主要国家认证的生产线,也覆盖多条产品线,同时业绩表现稳健。

  今年上半年,印度Gland实现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14.77亿元、4.19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11.95亿元、2.1亿元,同比增长23.6%、99.52%。

  不过,收购带来的高商誉,也值得复星医药警惕。

  根据今年半年报,复星医药报告期内的商誉达90.93亿元,其中印度Gland就高达40.35亿元,占商誉总额的44.37%。去年11月,复星医药公告,计划将印度Gland拆分赴印度国家证交所、孟买证交所上市,但募集资金并未透露。

  拆分子公司上市,向来是复星医药最长袖善舞的运作,此前已拆分复宏汉霖、复锐医疗科技赴港上市。拆分上市能提升整体估值,尤其复星医药当下动态市盈率38.45倍(截至9月24日),与恒瑞医药接近90倍相距甚远。不过,拆分印度Gland上市是否有助于化解商誉,《投资者网》就此向复星医药求证,截至发稿日,对方未予置评。

(责任编辑:郭文培)

精彩图片

新上市药品强敌环伺 复星医药市值与头部拉开差距

2020-09-27 09:17 来源:《投资者网》
查看余下全文
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精选